校长李晓红:顶天立地,拥抱武大梦

发布时间:2013-11-29 17:07:14   来源: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亲爱的老师们、同学们、校友们:
    大家好!
    今天,我们在梅园操场隆重集会,共襄武汉大学百廿盛典。首先,我谨代表学校全体师生员工,向各位嘉宾和校友,表示最热烈的欢迎!向长期关心和支持武大建设发展的各级政府、各界朋友和广大校友,致以最衷心的感谢!
    “珞珈之山,东湖之水,山高水长,流风甚美”。跨越三个世纪的武汉大学,是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一个缩影,汇集了中华民族近现代史上众多精彩华章,她的每一个音符都激荡着动人心魄的历史回响。
    120年前,民族危亡,兴学图强。清末湖广总督张之洞秉持“自强之道,以教育人才为先”,在武昌创办自强学堂,武大从诞生之日起就把自身的发展与中华民族的命运紧紧相连。
    85年前,珞珈初创,筚路蓝缕。国立武汉大学首任校长王世杰上任后第一次演讲就说:“武汉大学不办则已,要办就办一所具有崇高理想、一流水准的大学”。这一铿锵之声,开启了武大人迈向世界一流的梦想之旅。
    75年前,西迁乐山,弦歌不辍。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武大历经八年艰难困厄,铸就令世人惊叹的“乐山辉煌”,跻身于“民国四大名校”,创造了中国高等教育发展史上一大奇迹。
    64年前,国家新生,科教新启。武大主动服务新中国建设的迫切需求,在构建中国高等教育新格局中做出了重要贡献,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武大率先实行一系列教育教学改革,成为“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的前沿阵地”。
    13年前,四校合并,和合生生。迈入新世纪的新武大,作为“高校合并成功的典范”,吹响了奔向世界一流大学的号角。
    从武汉大学120年发展史中,我们深深感受到的是武大人心系国家、胸怀天下的赤子情怀。
    这是一个湮没在历史深处的普通武大人的故事。1943年抗战时期,一位还在读大一的哲学系学生投笔从戎,从乐山穿越喜马拉雅山,到达中印缅抗日的最前线。他尽其所学、尽其所能,不仅担任随军翻译,还成为一名出色的战地救护员,当炮弹将帐篷掀翻,医生和护士先后倒下,他仍然在血泊中救治伤员。1951年抗美援朝中,他又痛别尚在襁褓中的一对幼子,再次奔赴异国战场。他没有获得赫赫勋章,但他的故事嵌入人们的心灵深处!他只是一名普通的武大人,却把生命的价值深深融入民族的血脉之中!让我们记住他的名字,他叫李晓声。
    在争取民族独立与解放的历程中,还有大批干出一番惊天伟业的武大人:辛亥革命“首义功勋簿”上有30多位武大学生的名字,“中共一大”13名代表中有5人曾在武大学习或工作,“六一惨案”中20多名师生用鲜血抗争国民党暴行,陈潭秋、李汉俊等60多位武大校友先后为中国革命献出了生命。他们挥洒热血、奉献青春,谱写了一曲曲气壮山河的红色乐章!
    从武汉大学120年发展史中,我们也深深感受到武大人顶天立地、勇于担当的精神气慨。
    1948年毕业于电机系的欧阳予校友,在上世纪60年代,面对发达国家对我国的技术封锁和打压,年仅33岁的他带领团队,历经无数个通宵达旦,用6年时间攻克360多个科研项目、排除2000多个技术难题,终于研制出我国第一座军用核反应堆,为氢弹上天立下了不朽的功勋;而后他又历时20年完成第一个由中国人自主设计建造的秦山核电站,将武大人的名字载入共和国的核工业档案,被誉为“中国核电之父”。“外国人能干的,我们中国人也能干!”欧阳予的这句话,不仅道出了中国人的志气,也抒发了武大人的豪情!
    像欧阳予一样,校友马骥设计了中国第一台联合收割机,张效祥主持研制了中国第一台大型电子计算机,陈东升创办了中国赫赫有名的民营保险公司和拍卖行,雷军推出的小米手机正在叩响世界大门;一代代武大学人也把学问做在大地上,极地科考武大人履冰卧雪,测天绘地武大人享誉五洲,水电工程武大人禹功伟业,国际三大杂交水稻武大人扛鼎一足……顶天立地、以学报国,武大人以不息的创新、不懈的求索,书写了一个又一个传奇!
    从武汉大学120年发展史中,我们也深深感受到武大人求是崇真、自由包容的学术风尚。
    我们心目中永远的校长——李达教授,不仅是一位卓越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教育家和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传播者之一,也是一位捍卫真理的钢铁战士。在“左倾”之风肆虐的“文革”年代,他坚决反对林彪集团鼓吹的“顶峰论”。他说,“违反辩证法的东西,不管哪个讲的,都不能同意!”因此,他惨遭迫害至死,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他也未动摇自己的立场。李达老校长坚持真理的勇气和实事求是的风范,成为一个时代的标杆!
    以李达为代表的武大学人,言传身教、薪尽火传,形成了潜心为学、献身真理、敢于批判、勇于创新、自由包容、奖掖后学的武大学术精神,在不同时期呈现出一道道蔚为大观的学术胜景:以刘永济教授为首的“五老八中”,让武大中文系百花齐放、熠熠生辉;同期从哈佛留学归国的韩德培、吴于廑、张培刚“哈佛三剑客”,分别在国际法、世界史和发展经济学领域独创一脉、成就斐然,传为一段佳话;中国古代史研究集大成者唐长孺先生,和吴于廑共同开创了武大历史系的“吴唐时代”……无数大师在珞珈山竖起了一座座学术的丰碑,维系着武大的学术根脉!
    从武汉大学120年发展史中,我们同样深深感受到武大人大德大爱、惟善惟美的执着追求。
    我们难以想象,14年前如果没有艾滋病高危区的发现,中国的艾滋病疫情将处于何种险境?是他——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桂希恩教授,冒着被殴打和人身攻击的危险,数十次深入疫区调查,拉响了艾滋病在中国大地蔓延的警报。为证明日常接触不会传染,他将艾滋病人接到家中同吃同住;他倾力资助患者及孤儿,为防艾事业四处奔走。桂教授至诚的大德大爱感动了世人,也感动了共和国总理,温家宝总理亲自登门探望,称他为“亲密的挚友”,并在联合国大会上向世界介绍他的感人事迹。CCTV“感动中国人物”的颁奖词这样评价他:“一个教授的5年,将惠及整个民族500年!”
    以行立德,“树立国民之表率”,是武大人一贯的风范。抗战时期,日寇空袭乐山,武大学子置个人生死于度外,敌机未走便迅速奔走施救,叶圣陶先生含泪赞叹:“教育奏效,青年有为,舍己为群,何事不成!”新的历史时期,武大人用大爱续写道德的诗篇:为藏族学生筑起“幸福之家”的杨昌林,将生命献给支教山区的赵小亭,背着父亲上大学的黄来女……他们就像“一束光簇拥着另一束光”,汇聚着爱心、传递着温暖、照亮着世界!
    120年来,有太多的名字值得我们深深铭记,有太多的故事需要我们细细品读,这些都内涵于武大卓越的精神之中。武大精神,就是匡时济世、奋斗不止的“自强”精神,就是坚韧刚毅、志向超迈的“弘毅”精神,就是朴实勤严、追求真理的“求是”精神,就是锐意进取、勇创一流的“拓新”精神。它内化于代代武大人的心灵里,流淌于代代武大人的血脉中,弘扬于代代武大人的行动上,历经百廿风雨而生生不息。
    站在两个甲子的历史节点,我们更需要眺望未来。当前,我们的国家正在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我们武大人应该憧憬什么样的梦想?
    我们梦想的武大,是一个水平一流的武大。其综合实力和核心竞争力跻身世界强校之林,她将在服务国家战略、引领社会发展、创新人类文明的历史进程中,具有更大的担当、做出更大的贡献、产生更深远的影响。
    我们梦想的武大,是一个环境优美的武大其山水与建筑交相辉映,科学与人文完美融合,她将是“美丽中国”的首善之区和世界最美的大学之一,是大师汇聚和学子向往的神圣殿堂,是探究真理的理想之地,是拔尖人才成长的沃土。
    我们梦想的武大,是一个精神卓越的武大她始终坚守大学本质,始终充当引领人类文明与社会进步的灯塔,持之以恒地追求至真、至善、至美,并与时俱进、顶天立地、不断超越!
但无可讳言,我们也绝不回避,今日的武大距离这一梦想还有不小的差距,许多深层次问题还需要我们深刻反思。
    我们要反思,如何坚守和履行好大学的根本使命我们在为大学如今的地位和作用感到欣慰的同时,不得不为大学的功利化倾向感到忧虑。大学的根本使命是什么?是培养人才!但至今我们还没有完全形成研究型大学四大功能相互促进、共同服务于人才培养的有效机制。
    我们要反思,如何保持和彰显自己的特色。当前我国正在推进从高等教育大国向高等教育强国转变,我们不得不为中国大学的“同质化”倾向感到担心。如何固守住武大特有的禀赋?这需要我们在深刻把握武大百年文化传统的基础上,做好特色的凝练与彰显。
    我们要反思,如何构建充满生机活力的现代大学制度。当前中国大学冲击世界一流水平,缺乏的不是硬件,而是一流的管理。我们现行治理结构是否充分体现了以学生全面发展为中心、以学术自由发展为宗旨的核心理念?现行体制机制是否有助于提升学校的国际竞争力?这需要我们努力构建一套充满生机活力的现代大学制度体系。
    我们要反思,如何在文化传承中实现新的超越在武大的文化“基因”里,我们在提倡批判和质疑的同时,是否应该多一些理解与包容?我们在支持独立与自由的同时,是否应该增强团队与协同的力量?我们在争论或清议的过程中,是否更应该加快实干的步伐?
    有梦想才能拥抱未来,有担当方能顶天立地。面对发展中的问题,武大人有足够的勇气和信心克难攻坚。我们将借国家新一轮改革的东风,锐意创新,趁势而上!
    “北溟深广,鲲翼垂天,云搏九万,水击三千”。老师们、同学们、校友们,为了我们心目中的一流武大、美丽武大和卓越武大,让我们凝心聚力、携手共进,在新的历史时代谱写新的辉煌篇章!

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2012-2013 武汉大学 版权所有